阿木美惠子

打算写一篇文章 开一个一日cp :孙柯
记录下两个年少成名的天才少年😏(只是突然来的脑洞!不要打我哈哈哈哈哈哈)
庆祝下九段少年生日快乐!!

我一直在想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?
撇开他的性格和待人处事不说,真的长得太好看太温柔了吧!好像那种浅浅的笑意都是浑然天成与生俱来一样的。
游泳是他的梦想,为此他付出了全部青春,当功成名就之后这个梦想上升为国家荣誉的高度。无数的质疑嘲讽背叛贬低,世界上除了死亡这一项之外多坏的事情都被他经历了一遍,人走茶凉没有关系,千夫所指没有关系,对于一个热爱并以此为生命的人而言,无法再入泳池才是扼住命运咽喉的。从短短的纪录片或者是简单的报道照片中,我都为他心疼,但是他还是坚持了。就如很多人说的,一个12年读完研的人继续读博乃至博士后,我想,走过这条路的人都知道有多么孤独的吧。
我不怕他放弃退役甚至是做任何决定,但是我怕他孤独,怕他不敢向人轻易吐露自己的内心,他的微笑确实只是他的保护色。
我觉得命运是公平的,竞技体育本身就是弱肉强食,但是又是不公平的,你看,他是国家的国家又给了他什么呢?
上一个这样子让我难过的人是哥哥吧,虽然我没有生在他的鼎盛时代,但是我感受得到他的落寞孤独。我希望他他可以被人理解,正如我希望park可以被人理解,除却我们这些支持者,父母姐姐和朋友。我更想他,能被爱他一辈子的人理解。

o͡͡͡͡͡͡͡͡͡͡͡͡͡͡╮(。❛ᴗ❛。)╭o͡͡͡͡͡͡͡͡͡͡͡͡͡͡抗住大旗一百年

奶瓶在中罒3罒:

我的天( •̣̣̣̣̣̥́௰•̣̣̣̣̣̥̀ )

朴泰桓在我身边这七个字包含的真的太多了
孙杨有朴泰桓陪着真好 请你们一直相伴着游下去吧
站定孙朴再也不出坑 爱你们


这又甜又虐的我他妈真的要哭出声了

一切都会好的 春天也会来的

[SunPark] Counterpart (Chapter 11)

◟(๑•́ ₃ •̀๑)◞

加菲莲娜 Catherina:

Chapter 11

“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,让你如同王后。”
——《化身孤岛的鲸》

Both sides:

Sun先于Park到了澳大利亚训练。
Park也遵照约定,在抵澳之后告诉了Sun。
两人便在一个休息日相约出来补过生日。

Sun对Park说,我之前给你发的邮件里有提到一家特别喜欢的餐厅,今天你要不要去呢?
Park说,好啊,就按你说的办。
于是Sun开车把Park带到了他所说的餐馆。
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聊到了世锦赛之后的很多事情,气氛十分轻松。
Sun一边听Park讲述,一边忘我地看着Park的脸和表情,笑得有点傻乎乎的。Park感觉到了,有点不太好意思,于是对Sun说:
“你那封邮件里不是说,这个餐厅吃完之后可以沿着岸堤走到沙滩上看落日,景色挺不错的?”
“你记得很清楚啊,”Sun笑得有点促狭,“吃完我们就出去吧,看到那边的小道没?沿着往前走就行了。”

餐后两人沿着沙滩散步,海岸线柔和地蜿蜒向远方,晚霞把整个天空装点得异常瑰丽。
两人仍旧有一搭没一搭地乱侃,安逸舒服,细软的沙子在脚下的摩擦声竟也悦耳起来。
抬头看了一会儿霞光,Sun扭头跟Park说,“我不知道怎么对你才是你所喜欢的。”

Park抬眼看他,有点诧异Sun突然说出奇怪的话。
Sun接着说,“我跟你说很多话发很多邮件你也不理我,我不说话了以为是你想多说一点,可你又乐得安静;看看,现在我走近你你又要躲开了——” Sun突然向Park靠近了一步,Park下意识地往后晃了一晃,他嗔怪地瞟了Sun一眼。
“你到底喜欢怎样,你说嘛。”Sun有点无奈。
Park嘟了嘟嘴避开Sun的目光,望向另一方,“不是这样的,”他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,低头笑了起来,“没有的事,你胡说。”
Sun低头看着他翘起的嘴角和眼梢,没有再说话。
两个人又走了一段。

Sun沿着坡度往下走了一点,站到了一个较低的地方,仰头看着Park,开始说话。
“我想了很久,到底送你什么作生日礼物最好,但似乎送什么都不够合适。
你其实也不缺什么,衣服,耳机,挂饰,电子产品……你什么都有。
而且在想你缺什么的时候,我才发现,不知不觉中我模仿了你的爱好;
当我发现我喜欢的正好也是你喜欢的,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把模仿变成自己的风格了。”
Park蓦然想起很早以前Korean media就曝出的Sun模仿他的耳机、毛巾等等东西,现在听到正主亲口承认,感慨万分。

Sun接着说,
“送什么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意。
在我最彷徨的时候,仿佛处在人生最黑暗的低谷的时候,
是你的邮件一次又一次让我觉得,还有人对我好,
还有人在期待我。”
对于Sun来说,Park不经意的就在他的生命里占据了一部分,不经意又做了点对Sun意义重大的事。
Park自己可能是无意识的,但是,对于Sun来说,像Park这样又努力又高尚的对手,就算还有,Sun的眼里也已经盛不下第二个。
在这浩淼的世界上,也许某个角落还存在着一个跟Park同名同姓的人;
可是让Sun尊敬而又想征服,想征服而又喜欢,喜欢而又尊敬的Park,从头到尾只有这一个。
Sun希望能给Park他所能做到的最好。

“后来我就想明白了。
物质,你都有了;
情商我比不上你,所以大概说不出什么让你特别欣慰的话;
那么,我所能给你最好的礼物,就是在接下来的封闭训练里把自己的状态调到最佳;
做你最好最强的对手,
给你最值最拼的一场比赛,
是直到许多年后想起来都毫无遗憾的那种。
这是我能够也愿意为你做的最好。”
这个礼物,也只有我给得起。

直到这一刻,Park终于看懂了Sun脸上隐隐带有的不安,连同此前电话里的焦躁。
Sun已经敏锐地感觉到自己打算在里约之后淡出职业泳坛的心思。
Sun刚刚说,“最好的,最值的,毫无遗憾的。”
这意味着他知道不太会有以后了。
像Sun这种生命中仿佛自带阳光和热量的人,亦为终将到来的别离而焦虑。
对于职业选手来说,退役就是别离。很少还有什么契机会让他们在这之后重逢,再一起做些什么。
原来别离在步步逼近。


Park可以预见,在过去的日子里如此努力地证明着自己的两人,在未来的岁月里定必也会积极地、精彩地活着,但是再不能向右或向左偏头45°,就看到对方同样在拼搏的身姿。
他们的生涯由于成绩的接近,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,不止两人各自暗暗关注着对方,外界也在饶有趣味地观察着两人的比拼。

这是人一辈子里最美好的10年,跟它联系在一起的是关于青春、奋斗、向上、进步这类有着温暖光辉的词语。
正如人不会再有第二次青春,Park此刻终于意识到,他的生命里自始至终也只会有一个Sun,伴随着他的得意失意,起伏浮沉。
但是在不久的将来,这个Sun会淡出他的轨道。

而Sun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,比Park更早,他正努力尝试在余下的日子里做些什么,让这段相伴更加深刻。
所以他写了许多邮件,要了电话号码,发短信问候他,为他唱歌庆生,约他出来补过生日。
Sun也舍不得。
对于Sun来说,Park最初是他的追赶目标,后来是他想发展比赛以外友谊的对象,再后来,是他想努力让之快乐、成全其愿望的对象。
对于Park来说,作为后辈的Sun很有潜力,让他有危机感;作为对手的Sun很有实力,让他在最累的时刻只要想起就能坚持;作为朋友的Sun感情充沛而直白,在全亚洲人民的面前送蛋糕让他都挺不好意思……

Park忽然想到,不知不觉间Sun已经逐渐渗入到他的生活中,比赛也好平时也好,Sun慢慢在“Park想得起的人”这个名单上越来越靠前。
Sun很重要。
这个重要的Sun,认真地对自己说,我要送你最好的礼物。
而这也正是Park最需要的礼物。

不是任何名贵的实物,甜蜜的话语,而是在肯定、并且帮助实现Park立身的根本,自信的根本。
用最好的我,支持和带动最好的你。
Sun对自己的感情超越了索取和争夺,这是一种成全和成就。

念及此,Park微微俯下身子与Sun平视,绽放出最好的、发自心底的笑容:
“Thank you, Sun Yang, I mean...really, thank you so much. It is the best gift I've ever got.” 
Park向来谈吐得体,口齿伶俐,这次却真切的词穷了。

Sun咧开嘴笑了。他伸出右手握上Park的右手把他拉近,用右肩碰碰Park的右肩,左手抚上Park的背。
“我也要谢谢你。For everything.” 


占有一个人,是要他给你你想要的东西;
爱一个人,是给他他想要的东西。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作者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爱是包容,成全,恩慈,体谅;
爱是永不止息;
“如同永世不没的太阳一般光辉灿烂”。

Honestly,这是我私心最喜欢的一章。

一个脑洞 (压力大的产物)

嘿嘿😁

加菲莲娜 Catherina:

To SunPark.


本文的一切脑洞与现实没有半点关系,不指向任何现实中的个人和事件。




Sun出差去了。
这次时间有点久,正好赶上Park也在忙学生的期末,快一个月两个人都没能见上面。
期末的工作结束之后Park陪爸妈过了几天,然后一个人飞回中国。
偌大的房子里空荡荡的,推开门就有一股冷清的气息迎面袭来。平时不过也就多了一个Sun,怎么感觉就能把房子都填满了呢。
两个人都不在的这个房子,仿佛连空气也有寂寞的味道。


Park把防尘罩一个个去掉,一边听音乐一边打扫房子。忙乎了整整一天才稍微收拾出个样子来。晚上Park一个人窝在一堆靠垫里翻杂志,突然听到靠近后院的窗子外传来有规律的响声。
Park皱了皱眉,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,脸靠近玻璃张望了一会儿。院子里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。Park眯起眼睛在夜色中寻找Sun种的植物。那是Park爸爸给他的种子,Sun小心翼翼地照顾着,唯恐出点差错。
可是一出差就没人照顾了啊,哎呀今天下午也忘了替他看看。Park无奈地弯了弯嘴角。在韩国的时候身边总有人,没太想Sun的事。在这个两人的家里,仿佛到处都藏着Sun相关的事,随便倒杯水都能碰出一串回忆。Park想,那真是一个存在感强烈的人啊。

空气流动的感觉把Park从胡思乱想里拽了出来。运动员的敏锐触觉让他整个人迅速进入紧张状态,有什么东西在背后靠近——
“别动。”熟悉的嗓音。一只手臂从Park的右后侧伸过来环住他的腰,同时从左边伸来一只手卡在Park脖子上。“戒备真差。”温暖的吐息刺激着Park的右耳,他微微歪头缩了一下,却发现头部被脖子上的手固定了。
这只手稍微使劲把Park的下巴抬起一点,手的主人说,“要是坏人来了,你该怎么办?”
Park头转不过去,只好尽量往右瞟了一眼:“也就是你了。坏人。”

Sun轻轻地笑了一声,手从Park脖子上松开,慢慢地揉了揉Park的喉结,然后沿着衣领的缝隙探入,指尖碰到锁骨。
Park往后仰了仰头,正好靠在Sun的肩窝上,“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?”嘴角忍不住上扬。
Sun右手撩起Park衣服下端正要抚上他的腰腹——“不许碰。”
Sun的手停在半空,他低头窥了一眼Park的神情,没有恼色。“怎么了?你不想我吗?嗯?”Sun凑近Park的脸,鼻尖碰了碰Park的脸颊,“我很想你。它也很想你。”
Park还没问它是谁,便感到Sun靠过来的下 身。
Park笑容更深了,原本枕在Sun肩上的头转了过去埋到Sun衣服上深深地吸了口气,“身上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味道,不喜欢。”
Sun低头嗅嗅自己的衣服,“有吗?可能是飞机上的吧,今天人很多,全满座了。”说着,Sun的右手便去追逐Park的手,“你知道,我很乖的。”
没能追上。Park双手藏到衣袖里,“去洗澡。”


Sun喜欢Park背脊的曲线,喜欢Park那几乎两只手就能环住的腰。
细腰。
Sun喜欢一边深吻着Park,一边手沿着Park的脊椎一点一点往腰部滑去,最后双手卡在Park的腰侧把人固定。
为所欲为。
Sun结束一吻后直了直上身,低头看到Park抿了抿嘴唇。他的嘴角残留着刚才交换的液体。
除了眼睛,Sun最喜欢Park略显秀气的嘴。
男的嘴巴长这样,活该被啃。

Park躺在飘台上,眯了眯眼睛说,你确定要在这里?
不,回床上去。你会着凉的。

Sun觉得Park的体型对他来说刚刚好,正面能抱个满怀,背后能刚好覆住。
Park再高壮一点,就没那么顺手了。
Sun一直没有跟Park说,他喜欢从背面覆住Park,十指交缠,进入,同时吻咬他的后颈,肩部,背部。
这种自己掌握控制权、我才是你上方的一切的感觉,Sun觉得比什么催 情 药都管用。
Park喜欢主导,然而Sun也喜欢。
因为爱你,所以让出主导权。
但是在这件事上,让我暗暗地使点坏心眼儿。

Park伏在床上,双手尽量支撑着上半身,半扭过头和Sun接吻,同时承受着后方Sun的冲撞。Sun还是蛮重的,Park慢慢有点支持不住了,正要伏倒在床上时,Sun抽出自己把怀里的人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重新埋进去。骤然改变的体位让Park忍不住提高音量呻吟出来。
“怎么样?”Sun低头凑过来,嘴角噙着促狭的笑。
“……”Park喘着,伸手捂住Sun发亮的双眼。“再……多一点……”Park小声说。
Sun手往下滑握住Park的Penis,“那你别着急去。”

Orgasm过后Sun把Park抱在怀里细细地吻着。“你还没回答我,”Sun吻在Park的眼皮上,“你有想我没?”
Park不回答,调整了个舒服的位置躺着,说,想坏人干什么,盼人回来干坏事么?
Sun把鼻子埋到Park耳后:“那么,这坏事干得漂亮吗?”

陈0灰:

我听过最动听的词汇,是你们两人的名字
晚安,Sun
晚安,park

最爱你红发意气风发 最爱你披旗拥抱少年